第108章(1 / 2)

心跳不听话 臣年 0 字 11个月前

第108章

沈行舟番外:

沈行舟从小便生活在严苛的书香世家,世界都是黑白色的。

在他前半生,人生唯一的颜色,大概就是隔壁那个一出生就漂亮极了的小妹妹。

后来,小妹妹长大了。

她会喊爸爸妈妈。

会喊哥哥了。

会走路了。

他去傅家跟着傅老爷子学书法的时候,那个走路还摇摇晃晃的小妹妹,总是喜欢弯着一双水润的眼睛,喊他哥哥,给他吃糖。

虽然沈行舟一点都不喜欢吃甜食。

但只要是小妹妹给他吃的,他觉得,就算是毒药,他都能面不改色的吃下去。

完全不忍心看到她小脸蛋上露出失落的表情。

她甜甜的笑容,一直都是沈行舟坚持下去的动力。

本来沈行舟觉得自己作为世家继承人,那么重压的学习是应该的,毕竟父亲也是这样走来的,他为什么不行。

可是,这条路有多累,多难熬,多孤独,沈行舟比谁都清楚。

却从来没有生出任何想要反叛的意思。

他博学,温和,像是古代的翩翩公子一样,学会了掩盖自己的情绪,仿佛是第二个父亲一样。

直到沈行舟看到小姑娘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少。

那么天真纯粹的小姑娘,也在复制了他的人生。

沈行舟终于觉得自己忍不下去了。

他不想让一个小姑娘,最后跟他一样,变成了行尸走肉。

所以——

沈行舟决定,反抗,挣脱。

改变一眼望到底的人生,改变错误的世家刻板规则。

高考时候,他果断的联系了国外学校,切断与家族的联系,独身一人出国。

离开那天。

他告诉那个小姑娘。

“幼幼,人生是要自己掌控的。”

他知道,那么聪明的小姑娘,一定明白他的话。

也会因他的离开,而变化,而同样勇敢挣脱束缚。

他要当幼幼小宝贝永远的榜样呀。

不能白白当了她这么多年的哥哥。

果然等沈行舟十年后回来。

看到了一个全新的,自由的,无拘无束的明艳不可方物的……她。

那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已经有了爱的人,也在爱人的陪伴下,变得越来越好,越来越开心。

不,不能再称之为小姑娘,更不能称之为小妹妹。

她已经长大了呀。

可在沈行舟心里,永远是那个幼年拿着一个橘子塞给他,给哥哥吃的小姑娘。

————

秦榛x肖沉原番外:

秦榛从来没想过,自己居然会跟肖沉原有任何的故事。

可,就是在自家闺蜜婚礼那天,一切都不受控制了。

感受到肖沉原示好的时候,是婚礼结束的第二个月。

秦榛跟他参加了同一个宴会。

她被一个投资商袭腿。

秦榛这个暴脾气,刚要泼他一脸时。

另一个人比她快了一步,红色的酒水滴滴答答的狼狈的洒满了那个投资商身上。

秦榛下意识看过去。

却见肖沉原把玩着一个空荡荡的红酒杯,朝着她笑得风流浪荡。

英俊的面庞上,透着肆意张扬。

还挑衅的看着那个投资商,晃了晃酒杯问他:“道歉吗?”

投资商本来要发脾气,但一看到肖沉原,立刻怂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秦小姐是您的女人。”

秦榛皱了皱眉,怎么就成了他的女人了。

“我……”

肖沉原阻止了她。

等投资商离开之后。

他才在秦榛耳边低低的解释:“这个人是个变态,要是让他知道你跟我没关系的话,会报复到你身上。”

男人低沉的嗓音酥酥麻麻的传递到了秦榛耳边,她忍不住揉了一下敏锐的小耳朵。

小声嘟囔:“说话就说话,离我这么近干嘛?”

“是我唐突了。”

肖沉原直起身子,恢复了往日模样。

那晚,是肖沉原亲自开车送她回家的。

当时车里,他打开手机微信页面,递了过来,含笑说:“加个微信好吗。”

笃定她会加。

秦榛其实还挺吃肖沉原的颜值身材的,然而却也知道,不能跟这样的男人玩玩。

会玩翻车。

她看着那屏幕,思考两秒,还是加了。

不过是加个微信而已,人家帮了她。

秦榛笑的疏离:“那么,今天谢谢肖总了。”

肖沉原:“不客气。”

当秦榛以为这就是结束之后。

下一次相见却来的那么猝不及防。

她原本在酒吧跟朋友们喝酒,谁想到,一睁开眼睛,居然发现睡在自己身边的是肖沉原。

才想起来。

自己昨晚醉的把肖沉原给霸王硬上弓了。

本来她以为这是成熟男女的一夜、情,醒来各奔东西。

万万没想到,肖沉原睁开眼睛第一句话就是:“对我负责。”

秦榛:“……”

负责什么是不可能的。

秦榛果断选择当一个渣女,坚决不负责。

没想到这个男人穷追不舍。

秦榛很理智,她跟肖沉原可以是炮、友,可以是情人,但是就不能是正儿八经谈恋爱搞对象。

因为肖沉原这样的家庭,绝对不会允许她这样的人嫁过去。

他们期间分分合合,肖沉原从来没有想过放弃。

答应肖沉原求婚那天,他们站在相遇的海边。

秦榛问他:“为什么不放弃?”

足足六年了。

肖沉原想都没想:“看到你第一眼,我就知道,你是我想要的。”

不惜付出任何代价,也要得到她。

幸好。

此时她正在自己怀里。

夕阳将他们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长到仿佛就这么一辈子。

————

群像番外:

偌大的别墅花园内,孩子们清脆的笑声随风飘散着。

今天是小公主殷意浓小朋友五岁生日。

现场是傅幼笙亲自带人布置的,洁白的花架上,花团锦簇,整体色系是小姑娘喜欢的那种浅浅的粉色,白色,还有佣人在旁边吹着泡泡。

这群小家伙就是围着那些彩色的泡泡,到处追着跑。

笑声不断。

一群大人倒是悠闲地坐在花架下,正在聊天喝下午茶。

不过大部分都是女士们。

至于男士们,大概是受不了这群孩子的吵吵闹闹,已经进了客厅。

傅幼笙让佣人将烤好的甜品,放到其他人面前。

又亲自给她们倒了花果茶。

“尝尝看,这是我最近从一个化妆师那里拿的花果茶方子,有美容养颜的功效。”

听着傅幼笙的话,秦榛抿了一口:“有点酸。”

“不过还挺好喝。”

说着,又喝了一口。

觉得开胃,还叉了一块甜品吃。

秦榛这几年跟肖沉原分分合合,幸而最后还是有了圆满的结局,如今儿子肖敛已经四岁了。

性格跟秦榛和肖沉原都不太像,小小年纪,就很沉稳的性格。

不过也只有跟小魔王玩的时候,才会活泼一些。

商太太笑眯眯的问:“听说你婆婆又被你气的离家出走了?”

相处了几年,毕竟老公们都是好兄弟,所以她们自然也很熟悉。

商太太说话自然没有顾忌太多。

秦榛懒洋洋的撑着下巴:“我婆婆三天两天的离家出走。”

“这次还真不是我气的,是我公公气的。”

傅幼笙都好奇了:“这次是因为什么?”

肖母本来是想要一个大家闺秀,名门出身的儿媳妇,之前都为儿子选好了,偏偏儿子就跟疯了一样,非要娶一个演艺圈的女明星,在肖母眼里,就是最不喜欢秦榛这种性格的女孩。

无论是生活方式,还是身份背景,全部都不是她心中儿媳妇的选择。

这不是,从结婚前就开始闹腾,一直到秦榛生了孩子,才消停点。

不过也只是消停了一点点而已。

也就是秦榛这样从来不放在心上的性子,还能跟肖母相处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