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完(群像番外+初次告白番外...)(1 / 2)

我要你 臣年 0 字 11个月前

群像番外:

深蓝色的海域静谧神秘,天空几乎与海面连成一片,分不清是天还是海。

唯独一艘奢华壮观的游艇,在一片蓝色之间,那白色游艇上花体的‘ZZ’两个字母显得格外瞩目。

相较于安静的海面,游艇内格外热闹。

今天是商从枝他们带着一群小崽崽们出游玩的日子,重点是没有长辈们盯着,就很快乐!

傅星乔跟商从枝坐在栏杆旁边的沙滩椅上,头顶撑着遮阳伞,正在假装沐浴阳光。“我什么时候也能拥有一艘游艇!”傅星乔眼巴巴地环顾四周,有点羡慕。

商从枝抿了一口果汁,懒洋洋地说:“我送你啊。”

“送你一艘游轮行不行?”

“嗯?”傅星乔眼睛闪闪发亮地一把抓住商从枝的小手,“还是你对我好!”

商从枝笑意盈盈:“那当然,我可没有忘记,要用我老公的钱养你。”

傅星乔捂着嘴开心极了:“金主爸爸,爱你哦。”

没等她开口,忽然一双修劲有力的手臂从商从枝背后伸出来,轻轻松松地将她从沙滩椅上提起来,“用你老公的血汗钱哄小姐妹?”

商从枝猝不及防,下意识抱住男人近在咫尺的脖颈,稳住自己后,才拍了一下他的胸口,“你要吓死我吗!”

穆星阑就那么抱着她,旁若无人地在她唇角烙下一个吻:“我以为这是惊喜。”

惊喜?惊吓还差不多。

害得她在小姐妹面前金主气势全无。

傅星乔假装捂着眼睛,实际看得清清楚楚:“你们两个能不能回去再亲。”

“在这样我要收两艘游艇当治疗眼睛的费用。”

穆星阑示意她看向海面:“你看到了什么?”

傅星乔放下手,趴在栏杆上往外看,一阵海风吹来,她舒服地喟叹一声:度假什么的,真是太好玩了。

不过……

“什么?”

“除了海还是海,安静的连一只海洋生物都看不到,有什么好看的。”

“嗯,眼睛没瞎。”穆星阑漫不经心地把玩着自家小姑娘的小手,“省钱了。”

傅星乔哑口无言:“……”

合着半天这是测试她需不需要治疗眼睛……

顿了半晌,她幽幽道:“表哥,你现在越来越抠门了,以前你是很大方的。”

穆星阑从善如流地应了句:“没错,毕竟现在要养三个小朋友,见谅。”

看到商从枝笑得倒在穆星阑怀里。

傅星乔表示自己又被秀了一脸。

真是万万没想到,当年那个最正经的表哥,居然在跟她秀恩爱。

傅星乔环顾四周,想找找自家老公,谢瑾家的小娇妻绝对不能认输!

然而,找了半天,才发现自己老公在不远处正抱着他的前世小情人看风景。

傅星乔:“!!!”

看到谢瑾素来无情无欲,冷漠寡淡的脸上,此时一脸温柔地垂眸看着怀里穿着公主裙的小女儿,傅星乔就很气,她这是给自己生了一个情敌吗!

商从枝多了解傅星乔啊,从穆星阑怀里挣脱出来,凑近了提议:“你不是也有小情人吗?”

傅星乔一拍手,转身就往游艇内走去:“三宝,三宝,快过来给妈妈亲亲抱抱举高高!”

三宝还以为他妈要跟他玩游戏,小大人似的叹口气,然后陪着他家妈妈开始玩这种无聊的游戏。

“哈哈哈,你看三宝那小样子,笑死了。”商从枝拽着穆星阑一起看热闹,顺便感叹,“幸好你没有小情人。”不然想到穆星阑对着别的小姑娘笑得那么温柔,商从枝觉得自己也要醋意漫天。

穆星阑捏了捏她的手指:“嗯,只有你一个小情人就够了。”

话音一落。

商从枝的另外两个‘小情人’跑了过来:“妈妈,妈妈……”

穆星阑面无表情地拎走他们两个:“你们两个都六岁了,不准抱妈妈。”

看着两条小白鱼似的在穆星阑手里挣扎的崽崽们,商从枝眼眸弯弯,他们表兄妹两个的醋劲儿倒是一脉相承。

不远处,云朵儿朝着她喊道:“小嫩枝,三缺一,来玩啊。”

“让我哥带孩子!”

商从枝扬声回道:“来啦。”

碧海蓝天下,孩子们清脆的笑声萦绕在游艇之中,神秘中平添了几分童趣。

枝枝初次告白番外:

商从枝十八岁生日那天。

毕竟是商家龙凤胎的十八岁成人礼,自然办得盛大。

只是那天商从枝还要上课,得放学之后,才能参加自己的成人礼晚宴。

她被催着换衣服,懒得上楼去自己房间,直奔二楼公共浴室准备换上礼服。

却没想到,一推开门,入目便是男人形状完美的肌肉线条,她吓了一跳。

直到耳边传来熟悉温沉的嗓音:“枝枝?”

对着八块腹肌发呆的商从枝一下子回过神来,少女白皙的脸蛋瞬间染上一抹绯色,说话都结结巴巴:“哥哥,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穆星阑身上披着一件睡袍,还没有来得及系腰带,跟不着寸缕没有什么区别。

从肌肉轮廓鲜明的胸口到修长笔直的腿,全都被商从枝看得清清楚楚。

见她小脸紧张,但是却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穆星阑无奈之下,将腰带系上。

这才上前弹了一下她的小脑袋:“还看。”

穆星阑个子很高,此时身上还带着清冽的水汽,淡淡的薄荷气息扑面而来,一下子让商从枝原本混沌的小脑袋清醒几分。

想要捂住眼睛,但是现在捂好像迟了……

就在她迟疑的时候,被弹了一下。

这下不能思考手往哪里放了,直接捂住自己的小脑袋,水润漂亮的桃花眸无辜地仰头望着面前的男人:“哥哥,你居然有腹肌,我能摸一下吗?”

大概只有这样故意开玩笑,才能压下她紊乱的心跳声。

“不可以。”穆星阑握着她的手腕把她带出浴室,准备去换回等会宴会要穿的西装。

本来他给商从枝单独准备了一个蛋糕,却被自家蠢弟弟不小心全部糊在了他的身上,这才来客房浴室洗澡。

“我今年的生日礼物就是想要摸一摸哥哥的腹肌。”商从枝不死心地跟在穆星阑身后回到客房。

还没站稳,就被推到了客房门口。

穆星阑转身挡在门口,看着她身上的校服:“宴会快要开始了。”

“我想要生日礼物。”商从枝眨巴着眼睛,乌黑柔顺的齐刘海下是一双顾盼生辉的眼眸,极致的清纯美丽,没有人能抵挡这样清纯的蛊惑。

但穆星阑神色自若,对着商从枝笑了笑。

年轻男人清隽如画的面庞上露出纵容的浅浅弧度,就在商从枝以为他要答应时,忽然……

“砰!”地响起关门声。

商从枝睁着一双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在她眼皮子底下关闭的房门,“哥哥!”

好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