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 4 章(1 / 2)

你不乖 臣年 0 字 4个月前

神经外科楼。

宁迦漾站在走廊尽头,她戴着口罩和奶白色的渔夫帽,虽然脸蛋遮挡的严严实实,但从容悠闲宛如逛大街的气质,让人移不开眼睛。

想到刚才商屿墨答应,秦望识神色错愕:商医生居然真的肯见她!

难道这位还真是债主?

带宁迦漾去商屿墨办公室途中时,他没忍住问:“商医生欠你多少钱?”

宁迦漾随口编了个:“亿点点吧。”

秦望识听她这么坦然,更信了几分,自言自语:“你们关系很好吗,他怎么跟你借钱都不跟我借。”

他自认是全医院跟商医生关系最好的同事!

没细听秦望识的话,因为宁迦漾注意力放在几个年轻实习生擦肩而过时轻声交谈——

“真不愧是本院最牛‘神仙手’,商医生上手术,原本百分之六十的成功率直接百分百。”

“商神的手太稳了,不愧是我每天拜一拜的外科之神!”

“羡慕你们能近距离观摩‘神仙手’。”

“……”

宁迦漾拉低了帽檐,挡住桃花眸里闪过的笑意:神仙手?

认真想了想那双手,表示认可:确实挺神仙。

忽然,耳边传来秦望识惊讶的话语:“嚯,不愧是债主待遇,商医生居然亲自出来迎接。”

这可是院长都没有的待遇呢。

宁迦漾下意识望去,视线陡然顿住——

这是她第一次亲眼看到商屿墨穿白大褂,黑色卷曲的刘海因为手术缘故,梳到了脑后,此时略微凌乱,完整露出那张极邪极艳的容貌。

偏生淡漠的白衣衬得他眉眼清寒至极,恍若一尊烈日都捂不暖的珍稀瓷器,尊贵却永远冰冷彻骨。

只见他眼眸缓缓上抬,遥遥看过来,薄唇微启:

“进来。”

一分钟后。

想要拿到本院第一冷美人商医生第一手瓜的‘好心带路人’秦望识看着紧闭的办公室门,满脸懵逼。

摸了摸鼻子,他小声嘀咕:“怎么感觉像是情债。”

“什么债?”

“秦医生,你欠债了?”

这时,一个护士路过,随口问道。

秦望识抬了抬下巴:“是本院第一冷美人欠债了。”疑似情债。

当然,这话他没说出口,便插着口袋溜溜达达走了。

护士目瞪口呆:“!!!”

谁!

*

宁迦漾一点都不把自己当外人,摘了口罩帽子,直接霸占了唯一舒服的办公椅,还踮着脚尖转了个圈,好整以暇地撑着下巴,宛如欣赏制服诱惑似欣赏商医生的美色。

商医生神色平静地给她倒了杯水,缓缓推过去:“债主?”

刚抿了一口水的债主,差点呛了。

女人本就殷红的唇瓣上染了点湿润的水珠,灵光闪烁,忽然翘了翘唇角,意味深长看着他:“有错吗?你本来就欠了我几百亿呀。”

几百亿?

商医生略一挑眉,他又不是真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偶尔听过同事们讲各种段子,沉吟几秒,便反应过来这‘几百亿’是个什么意思。

宁迦漾见他懂了,黑白分明的灵动眸子眨了眨:“其实这个债呢,我也不是非要你还,这样吧,你答应我一件事,当抵债。”

刚好她受够了做一次洗一次!

什么几百亿,这债,她半个亿都不想要!

之前分布到每周三次还感觉不出来,这他妈每天三四次,等把剩下KPI完成,她白嫩嫩的皮肤怕不是要废了。

宁迦漾手臂撑在微凉的办公桌上,仰头望着站在她面前的男人,眸底带着不易察觉的期待。

商屿墨眼眸低敛,清晰看到她的表情。

男人素来清冷如月的眉目沉静,嗓音徐徐:“这样啊。”

宁迦漾迅速点头:“没错,是这样!”

等他用事抵债。

下一刻。

商屿墨慢条斯理地从薄唇溢出淡而清晰的七个字:“我选择继续还债。”

宁迦漾气得不想喝水,没好气咕哝:“重度洁癖不应该抗拒房事吗……”她给了这么好下台阶的机会,商屿墨居然不把握住!

看出她小心思的商屿墨,扫了眼挂在墙壁上的钟表:“还不说什么事?”

宁迦漾拒不承认自己别有目的:“能有什么事,就是来给赚钱养家的老公送温暖罢了。”

商屿墨打量她几秒:“温暖呢?”

什么都没准备并且还扬言是要债的‘贤良太太’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宁迦漾反应极快,朝着商屿墨伸出两只手臂,扬了扬精致的下巴:“来,仙女老婆的温暖抱抱。”

漂亮眼睛写满:你占大便宜了。

商医生表示拒绝这个大便宜。

并旁若无人地将身上这件让宁迦漾移不开眼睛的白大褂脱掉,露出里面解开了两颗扣子的白色衬衣,随意整理了下绣有银灰色精致暗纹的袖口。

俯身拿起桌上一个鼓鼓囊囊的牛皮信封,神态自若:

“走吧。”

宁迦漾一点都不尴尬的收回手,早知道他不会抱。

抱了就不是那个重度洁癖。

见他开门,宁迦漾重新把自己捂严实,才跟上去:“去哪儿?”

商屿墨瞥她眼,忽然很淡地笑了声:“商太太,今天周五。”

宁迦漾终于想起来,早在商屿墨出差回来之前就定好,这周五晚上要回她娘家吃饭。

所以,这狗男人是在嘲讽她?!

算了,仙女大度。

宁迦漾使劲儿攥了攥最近的心头爱白玉手持,雕刻成一颗颗圆滚滚兔子形状的珠子压进细嫩的掌心,微硌的触感让她心情平复了许多。

商屿墨倒是注意到了她这串白玉手持。

无论是雕工还是玉的品质,都是上上等。

想到她那烧钱爱好,恍若闲谈道:“钱够花?”

临近下班时间,医院人并不多。

宁迦漾跟着商屿墨一路走向停车场。

听到商屿墨的话,宁迦漾渔夫帽下的小脸一喜:“不够!失业仙女在线求职。”

顺势要提一下自己失业的事情。

没想到,这狗男人不按常理出牌,完全不过问她的事业情况,忽然俯身捉起她垂在身侧的小手,将拿了一路的牛皮信封拍到她掌心:“医院刚发的奖金。”

厚厚一沓,沉甸甸的。

宁迦漾拆开看了眼,还真装着满满当当粉红色的小钱钱,有些好奇:“这是多少钱?”

商屿墨思索了两秒,果断放弃:“不知道。”

“大概一万?”

连自己奖金多少都不知道?

不过也正常,宁迦漾想着这位又不是靠医院这点钱活,他今天随手开出来的辆车,就价值七位数。

这时,秦望识小心翼翼地搬着一个几乎等人高的纸箱走来,刚下来就目睹‘还债’场景,替他回答:“一万六。”

“这真是你欠钱的债主?”

商屿墨没答,看向箱子:“这什么?”

秦望识示意他把后车门打开,然后艰难地斜塞了进去:“神经外科全体同事送你的复工礼物!”

幸好商屿墨今天开了辆车体较宽的古思特,不然真塞不进去。

送完礼物,秦望识果断闪人。

上车之后,宁迦漾扭头看了眼后面那打着蝴蝶结的大盒子,语气像是成精的小柠檬:“你人缘还挺好,复个工都有人送礼物。”

像她,因为这美貌,在娱乐圈就没遇见什么真心朋友。

充斥着利益与陷害,步步惊心。

瞧,她一遇到麻烦,不知道多少圈中‘好朋友’争相踩上几脚。

羡慕慕。

商屿墨基本猜到他们送的什么,听她这话,专注开车同时随口道:“你喜欢可以放衣帽间。”

宁迦漾坐在副驾驶捏着钱玩,趁机挖坑:“我们夫妻之间还分什么你我,我的不就是你的,你的不就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