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第12章(1 / 2)

你不乖 臣年 0 字 4个月前

宁迦漾眼神愣了几秒,终于看清楚男人的面容。

气势汹汹地冲过去:“你吓死我了!”

商屿墨目光落在她光着的小脚,暗色光线下,女人凝脂般白净的脚背,被长长裙摆扫过,带起漂亮的弧度。

但他在宁迦漾冲过来时,长臂一展,握住对方纤细柔软的腰肢,顺势将人按在膝盖上,修长手指抽了张小几上的湿巾,微弯下腰,握着她的脚踝,缓缓往下擦拭。

等湿巾落在脚心薄薄皮肤上时,宁迦漾立刻反应过来:

!!!

这是什么品种的狗男人?

见面先吓她,吓完之后还嫌弃她踩在地上脏。

“怕什么?做坏事心虚?”

商屿墨终于开口,嗓音清清淡淡,在炎夏中,那几乎沁透进骨髓的凉意让人忍不住想接近。

宁迦漾睫毛颤了下,那口憋在心间的气莫名其妙散了些。

“谁心虚了。”

任谁房间里突然冒出这么大一个男人,也会受惊吓吧。

宁迦漾没好气抬眸——

只见商屿墨背对着华灯璀璨的落地窗,碎光旖旎落在身上,他已经换了身黑色睡袍,腰间系带松垮,隐隐可见轮廓分明的肌肉线条。

修劲有力的身躯还有些潮湿,可见是刚洗过澡。

这重度洁癖的狗男人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居然已经她酒店房间洗澡换衣服了!

瞥见他的短发,手痒的宁迦漾差点一个没忍住,摸上男人每次吹完头发,额间都微翘的碎发。

还没动手,商屿墨已经顺手将用过的湿巾丢进垃圾桶。

并且熟门熟路地开了灯,将白色兔毛拖鞋放到她脚边,才去浴室洗手。

宁迦漾哼笑了声踩进去,露出截莹润如珍珠的脚趾,闲闲地跟着他:“商医生,你知道吧,像你这样不打招呼就擅自进入女明星的房间的人,一概要被保镖打残。”

商屿墨漫不经心地侧眸看了眼站在浴室门口语气骄矜的小天鹅,“哦?”

哦什么哦。

宁迦漾有很多话想问他,但到嘴边就变成了:“看在咱们在同一个户口本里住着的面子上,不收你住宿费。”

下一刻。

她亲眼看到就素来清清冷冷的男人,从薄唇溢出一声轻笑。

磁性,好听。

商屿墨原本淡漠的眉眼,因为这笑,像是黑白色调的水墨画陡然染上浓郁的色彩。

性感而迷人。

宁迦漾那双活色生香的桃花眸因刚才那阵闹腾,泛起潋滟水色,凝望着他的笑——

蓦然发觉想象中冷战后的隔阂,像是从未存在。

“你怎么来剧组了?”

宁迦漾忽然想起来,白天导演亲自去迎接的大人物,不会就是他吧?

她自然不会自作多情的觉得商屿墨是来探班自己的。

谁知,商屿墨慢条斯理用自带的毛巾擦拭沾满水的指骨,闲谈般:“当然是,来探班你的。”

宁迦漾才不信,嗤笑了声:“你当我傻啊。”

算了,看样子是问不出来了,她越过商屿墨进了浴室,忽然想到什么似的,懒洋洋地抬了抬眼睫,“不会是来完成kpi的吧?”

商屿墨看她表情都写在脸上,很有趣。

顺势捉住那只纤白的手腕,随口问:“如果是呢?”

宁迦漾刚亲眼见证他是多么的洁癖,想到这位‘做一次洗一次’的习惯,思考两秒,果断拒绝:“今天拍戏累了,没空宠幸你。”

心里默算了下他们还差多少kpi。

几秒后,她放弃:完了,算不清楚了!

商屿墨看着她这幅义正言辞的小模样,眼底含着似笑非笑,掌心依旧捏着她纤细的腕骨没松开,徐徐来了句:“是吗?”

宁迦漾:“当然!”

话音一落,她忽然被人腾空抱起。

“你干嘛?”

宁迦漾猝不及防,惊呼了声。

却见他单手抱着她,另一只手合上浴室门,云淡风轻:“交住宿费。”

四十分钟后,宁迦漾躺在偌大的床上,听着浴室依稀传来的水声。

泼墨似的长发散在枕头,红唇微微张着呼吸,绯色的眼尾像是落上了缱绻桃花,她满脑子都是刚才那双‘神仙手’。

回过神来后,她望着布满水汽的浴室磨砂玻璃,满脑子都是男人那身修劲好看的肌肉。

身为医生,还保持这么好的身材,医学界都开始这么卷了嘛。

这么充斥着极度美感的身体,不拍下来、画下来、留存下来,实在是太可惜了。

等等!

宁迦漾忽然想起江导对身体艺术的追求,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她溜溜达达走到浴室门口,柔软细白的指尖贴在微凉的玻璃门上,深吸一口气。

片刻,才曲起指尖,礼貌敲门:“商医生,你跟我说实话,你是怎么让江导在艺术献身上妥协的?”

问完,竖起耳朵听他回答。

伴随着水声,男人声线模糊:“献什么身?”

献身个鬼……

宁迦漾红唇抽了下,鸡同鸭讲!

又敲门:“我能用一下你的手机吗?”

这次商屿墨倒是听得清晰:“随你。”

宁迦漾知道商屿墨的密码是非常敷衍的六个零。可见这人无趣到手机上都没啥小秘密。

她顺利打开手机搜索——腹肌照。

精心挑选了张跟商屿墨腹肌轮廓有些微妙相似的保存。

宁迦漾打开微信,找到江导的名字,把那张照片发了过去。

图片发送成功。

宁迦漾紧张地盯着。

江导秒回夸:【线条不错。】

宁迦漾瞳孔陡然放大,感觉不能呼吸了,迅速敲了一行字过去:

sym:【你喜欢这样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