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第 13 章(1 / 2)

你不乖 臣年 0 字 4个月前

阳光下,酒店房间铺设的米白色地毯有些反光。

宁迦漾跳床的动作太急,落地瞬间,脚踝突地一软,仅着了吊带睡裙的身躯不受控制地往前倾。

而此时,听到声音的商屿墨下意识回眸——

入目就是宁迦漾从床上朝他跌过来画面。

商屿墨上前两步,伸开手臂,轻轻松松接了个满怀,长指毫无阻隔覆上她纤薄的脊背,垂眸似笑非笑:“碰瓷?”

“什么碰瓷!”宁迦漾扶着他的肩膀站稳,睫毛上撩,眼底含着紧张:“你没看到外面那堆记者吗?”

商屿墨还真没看,刚拉开窗帘,便被她叫住了。

此时落地窗外,光线大盛。

他刚打算转身去看。

宁迦漾没想到这位心理素质这么强大,原本搭在男人肩膀上的葱白指尖连忙往上,双手捧住他的脸,“别回头!”

“万一有无人机拍摄怎么办!”

她不怕拍,但商屿墨可是要搞研究的,跟女明星的绯闻天天泡在一起,绝对不行。

宁迦漾推着商屿墨往里走,“你先离远点。”

商屿墨顺势被她推到床上,枕在卷起的被子,漫不经心地仰头看她:“如果你身后有无人机,此时拍到的画面,你猜是什么样子的。”

宁迦漾掌心隔着薄薄的睡袍,抵在男人胸膛位置,此时陡然僵住,脑海中已经有画面感了。

那些无良媒体绝对要坐实她缠绵到六点不够,还要按着神秘男人‘晨练’。

对上商屿墨那双带着极淡笑意的浅褐色瞳仁,宁迦漾双唇轻抿,原本紧绷的小脸突然一本正经:“你别勾引我!”

“说拍摄期间说禁欲就禁欲。”

商屿墨缓慢从床上起身,似是无言以对。

扳回一局的宁迦漾重新把人重重推了下,见他顺势懒洋洋地躺回床上,轻哼了声,走向大开的落地窗。

酒店楼层极高,宁迦漾站在窗帘阴影里,往下看。

如舒姐所言的那样,此时楼下围满了长、枪、短、炮,堪比大型追丧尸围攻现场。

酒店保安们都赶不走,只好艰难的将正门堵住,免得他们为了得到新闻硬闯。

宁迦漾只瞧了眼,便果断从抽屉里找出当摆设的遥控器,没再走近落地窗,远程关上了窗帘。

商屿墨已经泰然自若地走向浴室。

天塌了,也得洗澡。

想到楼下那盛景,宁迦漾苦恼地坐回床沿,余光扫过旁边,发现手机还没有挂断。

“舒姐?”

言舒凉飕飕地声音传来:“呦,调、情结束了?”

“你们这心态真让我震撼。”

宁迦漾揉了揉眉梢,果断岔开话题:“应该没被拍到吧?”

言舒在电话里听得清清楚楚,她敲着键盘刷新微博:“怎么没拍到,就这窗帘一拉开,直接锤死了你们两个缠绵一夜!”

昨晚六点拍到神秘男人进入宁迦漾房间,然后今早六点,拍到窗帘拉开,男人的身影,共度十二小时,够网友们脑补的。

“你自己看新闻。”

酒店下聚着的那些媒体,想要拿到宁迦漾最新动向,拼的就是哪家记者手速快。

记短短几分钟时间,新动向已经传上去了。

宁迦漾打开微博,卡了许久,才成功登陆。

微博热搜前二后面都写着个‘爆’字。

宁迦漾与神秘男人缠绵一夜未出爆

早晨六点半,宁迦漾窗内惊现男人身影爆

这些媒体牛逼了。

距离商屿墨拉窗帘也就十分钟不到?

这就爆了?

其实也就两张照片,一张是商屿墨昨晚开她房门的身影,图糊得像是从监控截下来的,唯一清晰的大概就是那双模糊都掩不住的冷白修长的手指与旁边浑身上下写满它很贵的银色男士行李箱。

第二张是刚才拍的,大概商屿墨转身及时,所以只有一个更模糊的男人轮廓。

宁迦漾略放心了,没拍到他的正面。

于是,指尖随意点着下面评论——

「我的工作人员朋友说,昨天《白露》剧组来了个大佬,疑似资方爸爸。」

「破案了,搞半天宁迦漾能重回剧组,是真的有金主啊」

「好家伙,我真好家伙,原来这是金主来宠幸小情人啊!」

「江导怎么肥事,说好的难搞呢,说好的从不畏惧强权呢,怎么也向金钱低头了?」

「可能对方来头太大?」

「一般来头大的年纪都不小了吧,这圈子里能让江导低头的大佬基本都四十岁往上了,有妻有子,你们细品。」

「要不怎么说有钱人会保养呢,你们瞧瞧这双手,别说,还挺好看」

「考虑到宁迦漾是圈子里有名的完美主义者,或许这位是什么有魅力的老男人?」

「……贵圈真乱,这位四十岁的大佬真宝刀未老,被小情人连缠12小时,一大早都能腿不软地起床。」

「……」

昨晚一次kpi都没完成,这些人居然给他们脑补了一夜!

傍晚六点到早晨六点,12小时,这得完成多少次。

她表情冷凝:“舒姐!”

“我要告他们造谣!”

言舒心里翻白眼:“你们同个房间睡了一晚上,有证据证明没缠绵吗?”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现在外面堵了一堆人,你那个野男人怎么出来?”

因为要看微博的缘故,所以宁迦漾开了免提。

言舒最后这句话,被从浴室出来的商屿墨听得清清楚楚。

商屿墨微敛的眸色不疾不徐落在她身上,意思非常明显——

野男人?

你就是这么跟你经纪人介绍我的?

宁迦漾轻咳了声,毫不心虚对着手机那边的言舒道:“舒姐,介绍一下,我的法定配偶,商屿墨。”

偷偷瞥向镇定自若开始穿衣服的商屿墨,她补了句,“不是野男人。”

言舒:“……”

靠!

什么时候了,她还有心思秀恩爱!!!

灯光下,宁迦漾那张极漂亮的脸蛋在没有化妆时,眉眼清丽,表情显得特无辜——

她就是单纯的介绍下罢了。

眼见舆论越演越烈,言舒已经在赶来南城的路上,她最后嘱咐道:“千万别出去,免得被堵记到,剩下的事情等我回来再说。”

宁迦漾‘嗯’了声,她虽然偶尔肆意妄为,但关键时候,不会掉链子。

刚挂断电话,就看到商屿墨穿戴整齐,似是要出门。

她望着男人赏心悦目的动作,片刻才想到舒姐的嘱咐,说道:“出不去,会被记者逮到。”

商屿墨慢条斯理地整理了一下身上轻薄的黑色衬衫,眉目一如既往的清冷昳丽,声线偏淡:“哦。”

随口解释,“江导能出去。”

宁迦漾立刻反应过来,她怎么没想到呢!

商屿墨在江导的地盘被拍到,自然他负责。

想到昨晚对江导的试探,宁迦漾望着面前这位长得颠倒众生的大祸水,放心地让他去找江导了。

“那你去吧。”

商屿墨手覆在门把手上,顿了秒,侧眸看她一眼——

房间内没有开灯,略有些昏暗,却衬得坐在床上的女孩白皙精致如瓷娃娃,乌黑柔顺的长发垂在身侧,挡住真丝睡裙下那曼妙玲珑的娇躯。

大抵是没听到开门声,女孩下意识抬眸。

那双雾蒙蒙的桃花眸浮现迷茫神色,带着不自知的旖旎缱绻。

似是在询问,他怎么还不走?

商屿墨薄唇扯起淡淡的弧度,神色漠然,没什么情绪。

转而离开。

细微的关门声响起。

宁迦漾捏着手机的指尖无意识的用力,想到商屿墨最后那个眼神,眼底的迷茫更深了。

他什么意思?

……

半小时后。

蹲在门口的媒体们眼睛都快瞪瞎了,也没见半个人影出来。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喊:“出来了出来了!!!”

众人条件反射地齐刷刷举起摄像机,朝向声源处。

然而刚看清来人,眼底先是惊艳,随即是怀疑——

应该不是这位吧?

只见走在江导右侧的陌生男人,身量极高,已知江导身高178cm,此时都得抬头跟他讲话。

所以,这位至少得189cm。

除了这格外令人瞩目的身高之外,便是那张平生难见的好相貌。男人神色清清冷冷,正不疾不徐地自酒店高高的淡金色台阶而下,端得是坦然从容。

见路被他们堵住,男人眼睫微垂,那双眼眸看着人时,让人无端生出极重的压迫感。

江导在媒体蜂拥而上时,挡在他身前道:“这位是国家医科院的栋梁人才,大家不要乱拍。”

记者们恍然大悟。

他们虽然会为了爆炸新闻不要脸面,但对这种国家栋梁还是非常尊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