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第 14 章(1 / 2)

你不乖 臣年 0 字 4个月前

#宁迦漾大方公开恋情#

节节攀升的热度, 完全取代之前的负面热搜,一跃成为新的头条爆点。

酒店房间内,梁予琼看着网络上的舆论偏向, 逐渐从他们之前安排好的对宁迦漾不利的负面形象扭转成夸她上升期大方公开恋情。

“她怎么敢?”梁予琼眼底带着不可置信,脑海中浮现出之前在剧组惊鸿一见的男人。

那样的人, 怎么可能真的和宁迦漾谈恋爱, 只是游戏人间罢了。

“你总不能去拆穿她吧?”经纪人元齐安抚道。

她当然不能。梁予琼又不傻,只能暗暗带节奏, 却不敢当真将那位牵扯进来。

毕竟查不到那位的身份, 才是最可怕的。

想到这里,她暂时歇了心思, 讥讽一笑:“不过能看宁迦漾跟丧家犬似的连夜逃跑, 也够看笑话了。”

元齐哄她:“没错,就她那个娇气性子, 住不了普通小酒店, 没几天就得跟导演闹,到时候……”

梁予琼想想宁迦漾此时在一个简陋脏污的酒店的画面, 忍不住嘲笑出声。

……

夜幕之下, 整个玫瑰庄园像是被笼罩上一层极美的光芒,华丽璀璨。

四楼沐浴室, 整面墙壁都是单向玻璃制作, 从这里, 几乎看到整座庄园里的玫瑰。

宁迦漾躺在偌大的浴缸内,水面上布满了粉蓝色泡沫,双手懒懒地搭在浴缸边缘, 可爱漂亮的小脑袋露出水面, 乌黑柔顺的长发随意扎了个丸子头。

几缕碎发沾了水的缘故, 贴在少女雪白纤细的颈子上,带着几分湿润的风情,眉眼带着慵懒的放松。

空气中弥漫着玫瑰精油的淡香,馥郁间带点冷感的香味,幽幽挥散着。

宁迦漾懒洋洋地扫过面前与手机连接的触控屏幕,入目是她微博的页面。

因为那句回复,果然上了热搜。

舒姐没有掉链子,现在大家注意力已经放在她公开恋情上。

既然敢公开恋情,自然不可能是什么金主,这个谣言不攻自破。

宁迦漾没想到的是,网友们的话题逐渐偏了,热评前几——

「啊啊啊!我怎么听出点宣示主权的调调!女神A爆了!」

「十分钟时间,给我这个得到女神青睐的幸运男人所有资料!」

「姐姐们,只有我觉得不对劲吗?」

「怎么不对劲,楼上怀疑女神说有男人是开玩笑的?」

「就是……正常男人会跟宁女神这么一个人间尤物纯纯的睡觉?小心翼翼jpg」

「!!!」

「都是铁粉,说话大胆点!@宁迦漾仙女你男人是不是不行?」

宁迦漾:……

万万没想到,有朝一日,她也有面对网友质问哑口无言的时候。

她指尖点了点微信置顶的联系人——

【1夜24次的卷毛小坏狗】

怎么不行了,小坏狗行着呢!

算了,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毕竟小坏狗行不行,只有她知道。

宁迦漾指尖胡乱地戳了戳,手臂不经意带起的水珠,溅到了屏幕上。

还未来得及擦干,屏幕感应到了水珠,误当作是有人操作,不小心开启了视频。

她手忙脚乱地想要关闭视频,那边竟然接通了。

被放大的幕布上,男人一袭禁欲系的白大褂,站在医院办公室门口,大概是夜晚的缘故,走廊灯光暗淡,却越发衬得他眉眼如霜似雪,清寒迫人。

宁迦漾望着几乎从屏幕走出来的男人虚影,表情怔了怔。

大抵是没想到视频接通后会看到宁迦漾躺在浴缸里,商屿墨清隽眉峰微扬,视线扫过那泡沫下的玲珑身躯,语调悠悠:“勾引我?”

宁迦漾脑海中顿时浮现出白天她对商屿墨说的话。

她刚打算关闭视频的指尖顿住,从禁欲系商医生的美色中回过神来:“……”

长得好看有什么用,还不是狗里狗气?

一点亏都不吃,逮到机会就报复。

宁迦漾立刻缩回手指,不关了!

要是她现在关了岂不是怕了他。

宁迦漾懒洋洋地往后面一倚,小下巴微微扬起,虽然没有走光,但越是这种朦胧感,越是让人心尖发痒。

毕竟,明知道她身无寸缕。

偏偏她还故意似的,微潮的睫毛上撩:“勾引你怎么了?”

商屿墨指骨漫不经心地扣在喉结下侧,随手般扯松了领口,嗓音克制压低:“嗯,你成功了。”

出其不意的直球。

宁迦漾迟钝地反映了会儿——

到底谁勾引谁呀!

不对,这个时候,他不应该冰清玉洁喊着死都不上钩吗!

想到网友那些话,她忍不住轻哼,商屿墨怎么不行,明明行得很!

这个时候都不忘记勾引她。

宁迦漾想到什么似的,红唇轻抿了下,在雾气朦胧的浴室内,神情有些模糊。

细白指尖无意识地拨弄着泡沫,看着视频,若有所思:

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热搜啊。

再瞧男人身上还未脱下的白大褂,她心里否定。

看样子还没下班,那应该是没看到……

就在宁迦漾迟疑要不要问时,视线不经意落在他扯领口的左手,水色潋滟的眸子陡然眯起,什么风花雪月的心思都没了:“你戒指呢?”

略略回忆,表情更危险了:他这次来探班好像就没戴!

“你想干嘛?”

“不戴戒指准备随时随地勾搭小姑娘?”

宁迦漾坐直了身子,随着她的动作,一阵哗啦水流声透过话筒传至商屿墨耳中。

视频里,少女身上水流浮动,露出挂着零星泡沫的肩膀,隐约可见精致锁骨,白生生的,让人想咬一口。

商屿墨趁着她发呆的这三十秒,已经回到办公室。

将手机放到桌上,正对着他。

商屿墨随意将身上的白大褂脱下,露出里面早晨临走时穿的黑色衬衫,勾勒出极窄的腰线,越发挺拔修长,身材绝佳。

乍然听到宁迦漾的话,男人视线在她身上略顿了秒,随即侧眸对着镜头勾了勾薄唇,似是玩味:“商太太这是宣示主权?”

宁迦漾被噎了一下:“……”

触及到他眼底似有似无的笑,忽然反应过来,‘宣示主权’这个词是她微博热评第一!

这个狗男人定然是看过热搜的!

一语双关!

啊啊啊!

神他妈宣示主权啊。

宁迦漾多少有点恼羞成怒:“分明是合理的公关手段罢了,你别想太多!”

瞬间忘了质问他戒指的事情。

漂亮眉眼因为她多变的表情,蓦然生动了许多。像是她身后落地窗外那黑暗中热烈盛放的艳丽小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