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夫妻共同爱好)(1 / 2)

你不乖 臣年 0 字 3个月前

秦望识抬头,正对上办公室门口身形修长挺拔的男人。

室内光线炽白,走廊光线幽暗,俊美绮丽的容貌恰在光影分割之间,仿佛随时可以从谪仙与魔神之间切换。

“接谁?”

他顺口问了句。还以为这位碰到难以攻克的病例,打算废寝忘食呆在医院研究呢。

还有心思去接人?

谁面子这么大。

商屿墨没答,想到自己今天没开车,叫司机来已经迟了。

于是重新走回秦望识旁边,伸出骨节精致的手:“车借我开,明早还你。”

秦望识今晚值班,自然用不着开车,顺手将口袋里的车钥匙递过去。

钥匙落进商屿墨掌心时,秦望识忽然福至心灵:“不会是去接你那位‘债主’吧?”

听着他戏谑的语调,商屿墨视线落在他面前的平板上,下颚微抬:“接她。”

说完,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开。

谁?

秦望识顺势看向屏幕——

入目便是他女神那张毫无瑕疵,美艳无双的脸蛋。

面无表情想:简直白日做,哦不对,是大晚上做梦,宁女神岂是已婚男人可以肖想的!

……

颁发最佳女主角奖项说明颁奖典礼已经接近尾声。

宁迦漾准备退场时,忽然接到了意外的电话。

竟然是商屿墨。

跟小鹿说了声后,她提着裙摆,慢慢踩着湿润的台阶往外走,边接起电话,大剧院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朦胧细雨。

已经凌晨,外面人烟稀少。

想到之前微信,宁迦漾接电话时,红唇翘起一个弧度,假装若无其事,“干嘛,来向仙女反思自己的过错了?”

那边顿了秒。

商屿墨不疾不徐否认:“不是。”

宁迦漾唇角蓦地抿平,谁知——

下一刻男人用那股子漫不经心的语调继续道:“来接仙女回家。”

来接她?

宁迦漾表情愣了瞬,顿时反应过来,眼底是止不住的傲娇,仗着四下无人,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现在我身边一堆求着送本仙女回家的人,你说句好听,看在咱俩关系的份上,允许你插队。”

偌大会场门口,除了她提前出来之外,清清冷冷,没有任何人影。

商屿墨轻笑了声。

下一刻:

“仙女,抬头。”

宁迦漾回过神来,睫毛蓦地撩起,下意识往外面看,此时会场外已经停了不少接艺人的车,而且各个都是豪车,仿佛在攀比谁更火一样。

隔着蒙蒙细雨,宁迦漾准确锁定了藏在豪车内不起眼的黑色宝马,几十万的代步车,普通低调。

此时车窗半开着,半露出冷白色的侧颜,藏于细雨之间。

纤细的身影一下子僵住——

艹!

装逼现场被抓包,

这是什么大型社死现场。

宁迦漾红唇张了张,“那个……”现在解释那些求着送仙女回家的人刚被她打发了还来得及吗?

然而商屿墨没等她开口,便挂断了电话。

下一刻。

车门被打开。

男人撑着一把黑色的伞徐徐走来。

宛如水墨画中走出来的矜贵公子,从容不迫,栩栩如生,微微抬起伞时,乍然露出那张惊鸿颜,更是惊艳无双。

宁迦漾就那么看着他朝自己一步一步逼近。

半晌,才找回思绪:“你真来了。”

商屿墨随意嗯了声,视线在她双眸停留几秒,才开口:“方便给我插队吗?”

宁迦漾:“……”

妈的果然感动不过两秒,还是那个腹黑且报复心极重的狗男人!

率先提着裙摆往他下车的方向走去,小声嘟囔了句:“烦死了!”

问什么问。

不能给仙女留个面子吗!

商屿墨气定神闲地跟着她身旁,黑色的大伞不知不觉往宁迦漾的方向倾斜。

阻挡了淡凉的夜风与绵绵细雨。

三分钟后。

剧院门外的阴影处,周缘拿出手机拍下这一幕,不屑地望着那辆便宜车子消失在路尽头:“开这样的破车,宁迦漾是审美有问题吗?”

看不上自己,反而看上一个穷逼。

助理附和道:“周哥,你看着吧,他们迟早要分手。”

“女明星跟普通素人完全不是一个阶级的。”

周缘望着拍的照片,心有所想,“去查查她这个男朋友。”

……

宁迦漾上车后,第一件事就给小鹿发消息,免得发现她消失,吓得报警。

好好的电视节热搜变成了女明星深夜消失的社会新闻。

发完消息后,她才发现,这辆车上别有洞天。

前方摆着一排眼熟的q版小人,有古装的,有现代装的,这好像是她拍摄过所有角色里的人物啊。

后视镜下挂着的吊坠,都是她名字的首字母。

甚至后排的抱着,腰枕也全都是她的粉丝周边。

她知道这不是商屿墨的车,忍不住捏了个手办小人笑着问:“这是谁的车?”

“车主好像是我的粉丝,收藏了好多绝版手办,上次还听小鹿说,有些周边都被炒到了天价,这里还这么齐全,真的有心了。”

趁着红灯,商屿墨侧眸看了眼她,嗓音清清淡淡:“同事的。”

见她对那几个手办爱不释手,他视线定了定。

完全看不出这些玩偶哪个地方像宁迦漾,值得她这么喜欢。

宁迦漾懒洋洋地将手办放了回去,靠在车椅,精致漂亮的眉眼染着几分倦色。

等到他们抵达清鹤湾,已是凌晨一点。

宁迦漾踩着高跟鞋,下车时踉跄了下,有些迷迷糊糊的。

刚才差点在车上睡着。

商屿墨关上车门,顺势扶了把:“急什么。”

宁迦漾望着距离玄关门口还有三四百米的距离,她实在是不想走了。

仰头可怜巴巴地望着商屿墨:“老公……”

只差把‘我走不动了’这五个字写在脸上。

商屿墨想到宁迦漾今晚那条微博截图,走向她时,俯身慢悠悠地在她耳边落下一句话:“不是……卷毛小坏狗了?”

宁迦漾突然哽住。

又翻旧帐!

上瘾了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