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湿透)(1 / 2)

你不乖 臣年 0 字 3个月前

接到宁迦漾微信时,商屿墨早已率先完成挑战,依旧靠坐在沙滩椅上,正逍遥清闲的看其他嘉宾在汹涌海浪里打滚。

天边,烈日残留的最后一抹余烬即将消散在海平线上。

他手边还放着一托盘五颜六色的珠子。

色泽艳丽,五彩斑斓。

此时如玉指尖正捻起颗红色珠子,漫不经心把玩着。

恰好旁边手机震动了下。

商屿墨侧眸瞥了眼,平静神色终于略有了丝波动。

屏幕亮起,入目便是商太太那句九十九条家规,他薄唇无意识般勾起极淡的弧度,而后放下珠子,拿起桌上银白色的手机。

指腹贴在屏幕上,不急不慢回复:

【哦?】

宁迦漾还没结束中场休息,看他好几分钟才回复了一个字过来,小声嘟囔了句:“敷衍。”

下一刻。

细白柔嫩的掌心,手机再次震动了下。

她睫毛低垂,看到男人第二条消息后,顿时笑了。

1夜56次的卷毛小坏狗:【所以,剩下的98条?】

狗男人还真想为难她呢。

就在宁迦漾打算从网上抄家规时,便听到路过的工作人员兴奋道:“谪仙湿、身、诱、惑,真是太太太欲了!”

“呜呜呜,那腹肌,那人鱼线,啊啊啊啊,绝绝子!”

“我不行了,好想让谪仙把短袖脱下来!”

“这种若隐若现才更勾人……”

什么湿、身、诱、惑?

什么若隐若现?

宁迦漾指尖陡然顿住。

这时,八卦之王小鹿恭恭敬敬双手呈上平板电脑道:“《承继者》官博刚发的现场抓拍照片。”

大概是中途断掉直播,引起观众们声讨声太高,所以官博就用这种方式来补偿。

宁迦漾垂眸看过去,原本随意弯起的红唇渐渐抿成冷艳弧度。

入目,商屿墨在汹涌奔腾的海浪之上跃起的全景照片占据了整个屏幕。发尾潮湿卷曲搭在精致额角,露出寸寸冷白肌肤,衬着那张容颜越发肆意昳丽。

往下白色t恤同样湿透,吸饱海水后几近透明的贴在男人线条完美的肌肉之上,随着他踩着冲浪板跃身的动作,腰腹之间绘出精妙绝伦的线条。

烈日炙阳之下,携着宇宙星河般的少年意气,破浪而来。

偏偏那人眉眼是一如既往的清冷淡漠。

又冷又欲,确实没错。

宁迦漾不用看,都知道官博下面评论是怎么一个嘶哈嘶哈的大型吸颜吸身材的场景。

将照片保存后,宁迦漾立刻调到微信页面,截图发给商屿墨。

小浪花漾呀漾:【家规第二条,不能当众露肉!】

【你衣服都透成什么样子了!】

【已婚男人的自我修养呢?】

这时,私人海滩上。

丛筵拖着沉重的身体从海中上来,活脱脱海鬼上身。

余光瞟向商屿墨那一盘珠子,就很垂涎。

他可是一颗都没捞到。

放弃了!

便找话题跟商屿墨聊天,万一友情培养起来,大家互帮互助啊。

见商屿墨手机震动个不停,而对方却没有丝毫不耐烦的模样。

他小脸煞白,写满八卦:“是你太太?”

商屿墨偏淡的音质平静:“是。”

丛筵刚坐下打算继续聊,就见商屿墨揣着手机起身,没有聊天欲似的,往不远处的更衣室走去。

丛筵:“???”

五分钟后,他看到商屿墨身上的白色短袖换成纯黑色,在夕阳下,越发衬得肤白如玉,俊美如画。

好看是好看,只是,好端端的为什么突然换衣服?

总控室。

年轻的女副导演看着屏幕上无人机不小心拍摄下来的一小截微信聊天。

最引人注目的除了聊天内容,便是对方备注——小浪花。

女副导演面上职业丽人,内心早就尖叫:啊啊啊啊!

妈呀,谪仙私下居然给他老婆备注小浪花!

还有商太太真的好酷啊!

简直是我等已婚女性的楷模。

一条微信消息,就让谪仙乖乖去换衣服!

她现在可以笃定,从今天开始,商医生再也不会穿白色衣服了!

……

商屿墨这边已经拍摄完两期节目,宁迦漾这个女主角才彻底杀青。

十月初。

《白露为霜》的杀青仪式上,江导终于露面。

恰好第三期拍摄地点在南城,他便有时间赶来主持杀青仪式。

作为最受瞩目的电影之一,杀青仪式上,亦是有不少媒体主动要求采访。

送上门来的热度,江导自然是来之不拒,统统笑纳。

复古酒楼大厅内,挤满了不少记者以及扛着拍摄器材的摄影摄像们。

此时宁迦漾与男二周缘站在主要采访位置上。

因为连城珩上周杀青便赶去另一个剧组。

宁迦漾难得没穿旗袍,这段时间拍摄,她对旗袍暂时有点腻歪了。

她换了身更舒适,不会禁锢行动的吊带长裙,鲜艳夺目的红色,越发衬着肤白貌美,明艳张扬。

一般人很容易被这样夺目的颜色压住,但宁迦漾偏偏可以轻描淡写的驾驭。

衬得旁边精心打扮的周缘,宛如她的工具人。

周缘偷看了眼宁迦漾,经过他这段时间彻底调查,而且还请假亲自去陵城医院见过那辆宝马车的车主。

确实只是个神经外科的医生,除了长得还算清俊之外,也没什么值得宁迦漾喜欢的。

宁迦漾懒得搭理他,端得是高贵冷艳,实则内心已经想快点结束。

仙女要放假假!

媒体们深知采访套路。

先放松演员们的戒备,问一些似是而非的问题。

而后再趁其不备,套话。

不少记者将话筒举到宁迦漾面前:“请问宁老师,拍戏期间您男朋友还有来探班过吗?”

“异地恋会不会影响感情呢?”

“大家都很好奇您男朋友呢,能不能聊一下他是怎么样的人?”

这时,忽然人群中钻出来一个矮个子女记者,将话筒举到宁迦漾旁边的周缘面前:“请问周老师,您见过宁老师的神秘男友吗?”

“第一印象怎么样?”

本来,宁迦漾是打算拒绝回答的。

但旁边周缘已经接过了话筒,用熟稔的语气道:“当然见过。“

宁迦漾漂亮眉尖陡然皱起,冷冷睨着当众胡说八道的周缘。

周缘偏头对上宁迦漾那双清冷至极的眼眸,想着自己手里有她的把柄,丝毫不怕。

继续道:“宁老师的男朋友是一位治病救人的医生,值得我们敬佩。”

宁迦漾却看出了他的威胁。

唇角缓缓勾起一个嘲弄的弧度。